小火星

白梦蝶安慰她道:“断了就断了吧,栀子花生意季节性强,就算没人跟妈和二婶抢生意,也卖不长的。

那些抢生意的把收购价提高了,形成了恶意竞争,再去城里卖栀子花,也赚不了多少钱,奶奶别怄气了。”

老太太点点头,看着饭桌上那些绿豆糕和芝麻糕,问:“你咋买了这么多绿豆糕和芝麻糕?”

白梦蝶搂着她的肩道:“我不是进了一些笔本子去学校卖吗,赚到钱了,想着明天就是端午节,所以买了这些绿豆糕和芝麻糕应应节。”

老太太嗔道:“那也不至于买这么多,你可不能大手大脚的花钱!”

“我没有大手大脚的花钱。”白梦蝶心平气和的解释道,“这些绿豆糕和芝麻糕又不是只买来我自己吃的。

爷爷奶奶和咱们家二叔家绿豆糕芝麻糕每样一包,剩下的两包绿豆糕和两包芝麻糕我打算送给我外公外婆他们。

这么一分就没有了,奶奶还要说我买多了吗?”

老太太笑开:“不多不多!是奶奶老糊涂了,冤枉咱大宝贝了。”

天气太热,白梦蝶进房换了裙子出来准备做晚饭。

老太太拿出九个糊满泥巴的咸鸭蛋去水塘洗,白梦蝶问:“姑姑来过了?”

他们这一片没人养鸭养鹅,想吃咸鸭蛋和鹅蛋还得上镇上去买。

清风如沐清纯美女秋意浓户外写真

原主姑姑白爱兰嫁到二十里开外的大山里,那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养鸭养鹅。

每年端午,白爱兰都会送些自己腌的咸鸭蛋当节礼送到娘家。

所以白梦蝶一看见咸鸭蛋就会想到白爱兰。

“嗯。”老太太答了声就出了院子。

白梦蝶提着篮子出门去摘菜,刚走近自家菜园就看见彩玲姐弟三个鬼鬼祟祟的潜进她家番茄地里偷番茄。

旁边菜地里虽然有人,但谁也没制止。

在农村人眼里,偷外姓人的菜那才叫偷,像彩玲姐弟三个偷他们奶奶种的番茄是不叫偷的。

白梦蝶故意大声道:“谁让你们摘我家的番茄的?”

彩玲姐弟三个都吓了一大跳,抬头见白梦蝶怒瞪着他们,口袋里装满了红彤彤的番茄跑掉了。

跑得太急了,一个番茄从彩玲口袋里掉了出来。

她弯腰去捡番茄时还不忘不甘的瞪了白梦蝶一眼。

白梦蝶看在眼里,却根本没放在心里。

虽然老太太发话了,不让二房一家再吃她种的菜。

可菜园子是敞开的,姚翠花非要来偷,谁也拦不住。

总不能为了防止姚翠花偷菜,家里派个人守在菜园子里吧。

不过碰见了三房有人偷菜,还是要吼一声的,不然他们偷起来岂不无所顾虑?

白梦蝶走到自家菜园,左右菜地的乡亲都热情的和她打招呼。

有乡亲还热情的说,如果她家的红番茄都被彩铃姐弟三个给偷光了,就上她家来摘,她家番茄吃不完。

白梦蝶微笑着婉拒了。

哪怕收人家一根稻草,那也是人情,还得还,麻烦死了。

刚刚才六月初,番茄红的不多,幸亏白梦蝶吼的及时,彩玲姐弟好歹剩了几个红番茄给她。

白梦蝶把所有的红番茄都摘了,又摘了些别的菜这才离开。

回到家里,老太太早就已经洗好咸鸭蛋回来了。

祖孙两个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一起择白梦蝶刚摘回的菜。

白梦蝶把那几个红番茄拿出来放菜盆里,把刚才碰见彩铃姐弟几个偷她家番茄的事告诉了老太太。

老太太不屑地撇了撇嘴:“不光彩铃姐弟三个偷,姚翠花也偷的,也被我逮到过好几次,可人家成心要偷哪拦得住?”

老太太见白梦蝶没有挖土豆回来,道:“我去挖几个土豆回来你给你爷爷蒸粉蒸肉吃。”

“我去吧。”白梦蝶站了起来,疑惑地问,“明天就过节了,怎么今天奶奶就买肉吃?”

老太太择着菜道:“肉是村里分的。”

她见白梦蝶一脸迷惑,提醒道:“你忘了,上个星期天晚上我们和圆圆妈发生过冲突,村长判圆圆妈赔我医药费。

你没要,说把那笔医药费交给村里,让村长给村人买点肉吃,村长就把那笔钱买了肉,每家每户都分了一斤,不过分给我们家两斤。”

白梦蝶问:“那十几户因为卖李子而刁难过我们家的乡亲也每家分了一斤?”

“分了,都分了,不分他们多容易结仇!”老太太道,“听说那十几个被抓走的乡亲因为非法阻挠收购李子的师傅离开,好像要吃牢饭了,你就别再为之前的事耿耿于怀了。”

那十几个村民居然会因为拦车而被公安机关诉讼,这点倒很出乎白梦蝶的意料。

“那几个村民要坐牢了,那他们的家人都是怎么反应?”她很担心那些村民的家人联合起来对付她们白家。

老太太冷哼道:“还能有啥反应,像霜打的茄子似的不敢再在村里耍横呗,这些人就是欠公安收拾!”

白梦蝶放下心来,拿了小铲子去菜地挖了一些土豆。

土豆就种在她家栀子花树附近。

白梦蝶抬头看着树上有几十朵已经怒放的栀子花,心想,田春芳妯娌两个已经不卖栀子花了,那就摘几朵栀子花回去做菜吃。

HB省并没有吃栀子花的习俗,不过白梦蝶前世认得一个江浙大姐,爱吃栀子花做的美食,白梦蝶跟着她学会好几道栀子花做的美食。

栀子花做的美食吃在嘴里满口清香,白梦蝶到现在都念念不忘,今天正好一解嘴馋了。

她摘了五六朵怒放的栀子花这才提着菜篮子回到家里。

她一进院子,老太太就闻到栀子花的香气,问:“你把咱家的栀子花给摘了?”

“嗯。”白梦蝶在一张小凳子上坐下来,和老太太一起给土豆刨皮。

“反正咱们家的栀子花不卖了,那就吃掉,省得浪费了。”

老太太惊奇的问:“栀子花能吃吗?我只知道榆钱和槐花能吃,没听说过栀子花也能吃。”

白梦蝶道:“只要没毒又不苦的花都可以吃。”

老太太瞟了一眼她篮子里的栀子花,道:“虽然咱们家不去城里卖栀子花了,但这栀子花也没浪费,四毛钱十朵卖给收栀子花的贩子了。”

白梦蝶愣了一下,她倒没有想到自家不卖栀子花,可以把栀子花卖给花贩子,怪不得老太太见她摘栀子花有点心疼。

“那咱们家现在每天可以开三四十朵栀子花吧,一天能卖一两块钱呢。”白梦蝶笑着道。

老太太点头:“就是哩。”

然后问起她这个星期在学校卖文具一共卖了多少钱。

白梦蝶道:“两百多块。”

“这么多!”老太太很是震惊,“照这样下去,你一个月赚的钱不得比你爸的工资还高?”

“那倒不至于吧。”白梦蝶把削好皮的土豆扔进菜盆里:“虽然这个星期赚得多,但是人家买了笔本子要用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我明天进了货星期一拿到学校卖好不好卖呢。”

老太太比她想的开:“每个月能够赚两百块钱就够了,别太贪心。”

白梦蝶“嗯”了一声,问:“奶奶,我妈和二婶不卖橘子花了,那她们还做布头生意吗?”

“做,咋不做!你妈和你二婶听你的话去汉正街批了布头在县城卖,一天也能赚个百八十块哩!”

老太太一脸高兴的说完,随即又叹了口气:“就不知道做布头生意能够做多长时间,这年头,只要有一行生意赚钱,不知会有多少人跟风!”

白梦蝶在心里想,做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生意当然容易被人抢生意了。

如果做有特色的生意,人家取代不了你,想抢蛋糕吃也抢不到。

就像前世的老妈妈辣椒酱,世上会做辣椒酱的厂家那么多,却没有哪一家能够拼得过老妈妈,还不是因为老妈妈的秘方独特?

她就有许多美食秘方,可惜现在无用武之地。

有朝一日如果把这些美食秘方用上一二,说不定也能像老妈妈那样创造辉煌。

人家一个老太太能够干出一番事业来,她一个年轻人还不如一个老太太了?

白梦蝶道:“这布头生意能做多长时间就做多长时间,做不下去收摊就是了,又不影响啥。”

老太太道:“你爷爷也是这么说的。”

白梦蝶八卦的问:“现在栀子花收购的价格这么高,三婶家还做栀子花生意吗?”

老太太道:“当然不做了,这么高的价收购了去城里卖也赚不到啥钱。

随后又道:“不过就算能低价收购到栀子花,她家的栀子花生意也没办法做下去。”

白梦蝶不解的问:“为啥?”

老太太道:“姚翠花母子四个一连去城里卖了两天栀子花,赚得的钱姚翠花都给了她娘家,说是借了她娘家的钱打了狂犬病疫苗,这钱得还。

彩铃姐弟三个见辛苦了两天一分钱都没留在自己手里,都不肯再去城里买花了,姚翠花打都没用,你说她家这栀子花生意还咋做下去?”

白梦蝶不齿道:“谁叫姚翠花做得太过分了,即使要还打狂犬疫苗的钱,也不至于把两天卖栀子花的钱都给她娘家。

她母子四个卖了两天的栀子花,按每人每天只赚了五十块钱计算,两天下来一共也能赚五百。

可是姚翠花夫妻两个打狂犬疫苗最多只要一两百,明明就是她想贴她娘家找借口而已。”

“她家的事我们插不上手,由她母子去闹吧。”老太太无能为力道。

“那隔壁圆圆家呢,还去城里卖栀子花吗?”白梦蝶问。

“她们家把村子里的人得罪了大半,别说她家低价收购栀子花没人卖,哪怕高价也不会有人卖给她家,她家就是想去城里卖栀子花也卖不了了。”

祖孙两拉着家常就把土豆削完了皮。

等把所有的蔬菜拿到水塘洗干净了,白梦蝶就开始动手做晚饭。

老太太吩咐她道:“小蝶,要煮两家人吃的米。”

白梦蝶应了声好。

老太太又道:“以后做饭都做两家的。”

白梦蝶疑惑地问:“不是分家了吗,怎么又一起吃?”

每个星期在一起吃个团圆饭白梦蝶还能接受,毕竟二房帮他们大房种了田,偶尔吃顿团圆饭感谢一下是应该的。

可要是每天做二房的饭,她们大房是不是太亏了。

按说老太太不会这么糊涂呀。

老太太解释道:“这一个星期你妈和你二婶在县城卖布头,咱们大房的田地都是你二叔父子几个帮忙在种,不然就靠你爷爷一个人哪忙得过来?

所以这一个星期我一直是两家的饭一起给做了。

你二叔二婶可不像你三叔一家只知道贪便宜,他夫妻两个过意不去,就要交粮交油。

你爷爷发话了,分家归分家,但是饭还是一起吃,省事。

你二叔二婶主动提出每个交两百斤的口粮和十斤的油。

还有酱油醋这些开支以及时不时的改善生活买肉买豆制品的钱,每个月五十。

还给我和你爷爷每个月五十块的零花钱。

我和你爷爷都觉得你二叔二婶这样安排也没啥可挑的。”

“的确没啥可挑的。”白梦蝶点点头:“就是做两家的饭要奶奶受累了。”

“累个啥?做一家的饭也是做,做两家的饭还是做,辛苦不到哪里去。”老太太满不在乎道,“我和你爷爷现在身体还硬朗,能帮你们一把是一把。”

祖孙两个说着话,白梦蝶不知不觉已经做了好几道菜了。

石磊放学回来,听到厨房里传来白梦蝶的声音,连书包都没放就一头钻进了厨房。

一眼就看见白梦蝶头上戴的那个施华洛世奇水晶发箍,问:“怎么买了一根新发箍,之前的那根呢?”

白梦蝶正在把一块姜切丝:“这根发箍不是我买的,是陈子谦把你给我买的那根发箍弄坏了,就赔了我一根新发箍。”

石磊听了,像喝了一大坛醋似的,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老是怀疑陈子谦故意弄坏他的发箍,这样就能名正言顺的送白梦蝶发箍了。

但他没证据,也不好说什么,闷闷不乐的出了厨房,总觉得自家精心培育的大白菜被某头猪给盯上了。

不是那头猪不入他的眼,是他舍不得让自家水灵灵的大白菜被猪拱……

好想打死那头猪!

白梦蝶对石磊的内心戏一无所知,刚动手做栀子花炒蛋,田春芳妯娌两个做完买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