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不有充值可看片的软件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强子带着人过去了,我跟着后面看着,还有,我过去的原因,也是为了那白发外国美女。

外国美女唱的这首歌结束,她还唱了一首比较欢快的歌曲。

她并不为这点事情受到任何的影响,跳着热舞唱着嗨歌。

电臀。

摇胸。

在我看着她的时候,她给我一个飞吻。

当然,这是错觉,这个**的飞吻是给场的,不是给我一个人的,但是从我这里开始的。

真是让人受不了啊。

这桌人闹事,摔瓶子,砸碎在地上,“叫你们老板出来!”

强子过去了:“请问这几位先生,什么事呢。”

那个家伙摇摇晃晃:“刚才我上去敬酒那美女,我错了吗。把我赶下来了!说我喝醉了,你们他妈的也不看看,我如果醉了,能走路吗。就是我醉了,就不能去敬酒了。”

艺术新娘惊艳模特高清写真图

强子微微笑,说道:“先生,十分抱歉,我们的驻场歌手,她是不喝酒的。”

他说道:“这喝酒,有什么会不会喝的,是愿不愿意喝。你这出来开酒吧的,还有人不会喝酒的员工!这都你请来的人,不会喝酒我信吗。就这么点面子都不给我!以后我们还来个屁,你们怎么做生意的。你怎么做老板的。”

强子说道:“先生,真的十分抱歉,这样子吧,我代她喝。喝三杯。”

他说:“不行!你是什么人,我要她下来喝三杯!如果不下来喝,今晚就砸了你们这里破酒吧。”

强子微笑:“那这样,我个人请你们两打啤酒,可以吗。”

他说道:“不行,我叫她下来陪我喝酒,就要她下来陪我喝酒!下来喝酒赔罪!要她,陪我们喝酒。”

强子收起了笑容:“如果不呢。”

他直接又拿了一个瓶子,砸碎在地上:“那就开砸了。”

碎片飞到旁边邻桌,邻桌躲着远处。

强子对手下一挥手,手下心领神会,直接上去,一起把他们轰出去,轰出去的时候,这帮人开始反抗,然后,从门口马上进来一群不明身份人物,冲进来直接对这几个人拳打脚踢,不到两分钟,打趴了这几人,部扛出去扔门口去了。

我们几人回到位置上坐下。

强子感慨:“这世界上总有那么多无聊的人。”

我说道:“是啊,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无聊的人。”

强子说道:“想着靠那些正规的来帮忙处理这些,是不可能了。”

我说:“嗯。”

强子问我:“到底要不要叫那几个女的来陪陪。”

我问:“那几个外国女的吗。”

强子点头。

我说,“那几个外国女,确实看起来滋味不错。不过我更喜欢那个带头的白发女子。”

强子说:“没办法了。”

我说:“不叫她来陪我喝酒,那我就砸场子给你看,摔瓶子。”

强子笑了起来,我也笑了。

强子说道:“你可以去撩她。不过很难搞到手。”

我说:“不知道像外国女孩子,会喜欢怎么样的男人。”

强子说道:“不知道,像那几个,就喜欢有钱的。”

我说:“她们不是喜欢那些有钱的男人,她们喜欢的是他们手中的钱。”

强子说:“那不就是一样吗,钱嘛,谁不喜欢。”

我说:“我的意思说,她们会喜欢,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爱上什么样的男人。”

强子说:“不知道,我也没让她们爱上过。这你要问问她们。”

我说道:“嗯,对。”

强子说:“可以帮你问号码。”

我说:“行了,不用了,改天我有空自己问。”

强子说:“怎么,想回去了,这几杯特别给你调制的,都没喝完。”

我说道:“算了,不想喝了,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喝多了难受。”

强子说道:“好吧,那我送你回去。”

我说:“你别浪费这时间了,好好挣钱,送我回去干嘛。我自己没脚呢,那么近。”

强子说:“那我不送了。”

我拍拍他肩膀,就要走,一个小弟过来对强子说道:“强哥,出事了。”

强子问:“怎么。”

那小弟说:“刚才我们打的那几个,叫来了几十个人,在门口等着。”

强子说:“叫兄弟了吗。”

小弟说:“叫了。”

强子说:“我出去看看。”

我对强子说道:“想不到在自己的地盘,都会有人来踩啊。”

强子说:“总有很多人,坐井观天,自以为是,没办法啊。”

我说:“西城帮也是个大帮了,还有多少个帮派能闹的过,真是活得不耐烦。”

强子说:“那也未必,这市管着几个大的区,还有几十个镇区,每个镇都那么大,牛x的人多的是。想和我们磕碰的人也很多。”

我说:“那就只能以暴制暴了。”

强子带着人出去,他带的人,是自己的保安,不过,保安也是自己的小弟们,外面刚才那些打手,当然也是他的手下,但是不能光明正大的带着去打人,因为他代表着这家酒吧的老板,否则,出事了不好收拾。

最好就是让那些手下,动手了,但是却假装不知道,万一打出什么事了,上面的查了,也好说话。

强子带着保安们出去看了一下,然后,直接躲着了不出面,让那群混混手下出面。

混混手下带着人过去,直接围着了那群闹事者。

闹事的是刚才喝醉的那帮家伙叫来的,开来了两辆货车,看起来都是一群人。

混混手下们围着上去,近百人围了三四十人,那三四十人直接就怂了,不敢动了。

然后就被恐吓走了。

想打架,也不看自己斤两。

那群人走了后,我也和强子道别,离开了酒吧。

喝了几杯调制的鸡尾酒而已,为什么感觉已经喝醉了。

走在街上,看到对面一个长发的女孩,头发极长,到腰部这里,身材,韩国女孩。

一身白。

那个校花!

柳智慧的身影一下子从我闹钟冒出来,她在马路对面,侧面对我,走往前,我愣住。

是柳智慧吗?

她消失了一段时间了。

她现在怎么会在这?

不是她。

头发怎么可能那么长。

但是,薛明媚出来的时候,不也戴了假发吗。

我愣了一会儿后,见她在马路对面,被来往的车流给遮住身影,根本看不清她。

我没有想太多,就像被她套住了灵魂,直接跟着走过去,她在马路那边往前走,我在马路这边往前走,和她平行着,我想叫她,我想叫柳智慧,可是隔了一条马路,我的声音无法传过去。

应该是她。

那身影错不了。

身影错不了,但是面容没看到。

只是看到,那一头长发,披着,遮住了脸庞,她微低着头,像是在哭泣,前行。

前面是十字路口,还有两三百米左右,我急忙跑过去,然后到了十字路口,马上过去了马路对面,然后。

哪还有柳智慧的影子啊?

我站在街上,四处左右望,已然没了她身影。

我靠,刚才就该好好跟她走着,那也没那么容易让她溜走了。

可如果真的是她,她会好好在街上这么走着吗?她不怕被仇人找到吗。

我又到处找了一会儿,真的找不到了。

街上来来往往,没人是她。

我失落的往回走,回去了公寓中,睡觉。

上班的时候,我抽着烟,无聊的看着报纸。

沈月突然冲进了我办公室,我问道:“那陈安妮能说话了是吗?”

我让她们狱警帮忙看着陈安妮,如果她能正常聊天了,叫我过去。

沈月说道:“不是!”

她手上拿着一份报纸,然后,她拿着报纸打开来给我看:“你看,你看!”

她指着报纸上一段什么哪里冲突的新闻给我看。

我说道:“这国外的动乱,看什么看。”

我扬了扬手中的报纸:“我也有报纸,要看什么。”

沈月一看,急忙说:“不是这里。”

然后她翻了翻着:“这里,这里!”

我一看,是一张照片。

一个斜着的背影,看到部分侧影的一身白的女孩,站在大桥的护栏上。

站在大桥的护栏上!

这个一身白的女孩,像极了柳智慧的身影。

虽然照片很模糊,但还是看出来了。

这个不就是那晚我看到的那个女的吗,穿的一模一样,而且头发也是很长的。

就是这个女孩了。

看标题。

深夜一女子疑似感情问题跳江。

大致的内容是,深夜中,这女子疑似感情问题跳江,路人有拍视频有报警有劝着女子下桥的,但女子却看都不看路人一眼,然后跳了下去,过程仅仅是几分钟而已,跳下去后,在江中,女子不见人影,警察去了之后,了解了情况,然后让海警出动,沿着江边搜过去,没有搜到该女子。

小小的一张照片,一段短短的文字,我看了好久好久。

沈月问我道:“像不像!”

我说:“像。”

她问我的就是,像不像柳智慧。

我点了一支烟,又看了一遍,怎么看真的就是柳智慧。

沈月说:“就是头发太长了,应该不会是吧。”

我说:“难说。”

我的心凉到底了。

那晚见到的她,走路的样子,身影,怎么看,都是柳智慧,除了没看到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