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第七应用的app

小家伙则躲在角落里,蜷缩起来,眼里满是恐惧。

老虎似乎没看到无名和馨儿两人,居然十分人性的朝着那只小家伙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虎视眈眈的看着那小家伙,小家伙见状更加惶恐,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同情弱者是人类的天性,馨儿也不例外拉,着无名道:“爷爷,你一定很厉害吧,快救救那只小家伙,不然它会被吃掉的。”

无名一阵无语:啥?它会被吃掉?这个世界或许没有任何东西能将它给吃掉,只有它吃别人的份。不过无名当然不会这么说,只是安慰道:“放心,不会的,这小家伙厉害着呢。”

馨儿半信半疑,继续看着。

老虎越靠越近。眼看只有一步之遥,只见它撅起屁股,高高跃起,张开血盆大口,“吼”的一声。准备以一种无比帅气的姿势将其吞掉。

就在老虎离小家伙还有不到半米的距离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小家伙撅起小嘴猛的一吸,眼前的老虎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变小,“噗”的一声就消失不见了。事后那小家伙还不忘揉了揉肚子,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

馨儿呆若木鸡,嘴巴甚至能塞下一颗苹果。两个眼珠子几乎要弹出来了。眼里满是震惊。看着小家伙挺着肚皮打着饱嗝,显然那只老虎被他给吃了。

“这这这这这……它它它它它……我我我我我……爷爷爷爷爷爷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馨儿语无伦次道。

“这家伙啊。”无名想了想;“它是大陆仅存的一只吞噬魔,你以后可要好好和它相处啊。”

话未说完,那小家伙已经走了过来。听到无名这么说,显然有些不满,“叽叽”的叫了两声后,突然猛地看向馨儿,顿时两眼放光。就好像禁欲数年的男子看见一名绝色美女一样,直接扑到馨儿身上。钻进馨儿怀里不停地蹭啊蹭。

看着如此可爱的尤物,馨儿早就忘了就是这么人畜无害,可爱迷人的小家伙刚刚把比自己大数倍的家伙给吞了,别提有多兴奋了。

甜心简简大秀迷人风采

“小家伙,你好可爱啊。”

“叽叽叽”

“来,让我亲亲你。”

“叽叽叽”

“嗯,好香啊。”

“叽叽叽”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叽叽叽”

“你老是不停地‘叽叽’叫,不如叫你小叽叽吧。”

“叽?叽 叽!叽叽叽!”

“抗议无效,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以后就叫你小叽叽吧。叽叽,小叽叽。”

无名在一旁乐得合不拢嘴,几乎岔气。馨儿气呼呼的转过头道:“爷爷你笑什么?在笑我也给你取个外号,就叫大叽叽好了。”

无名听了急忙闭嘴一脸严肃道:“咳咳,那个爷爷是在佩服馨儿这名字取得真好,真形象,连爷爷都自愧不如啊,你看有了小叽叽这个名字小叽叽多开心啊。”

小叽叽很鄙视的看着馨儿,几乎要气炸了,但却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没办法,谁让它只会叽叽叫呢。

“这还差不多,对了,爷爷,小叽叽这么小到底是怎么把那只大老虎给吃的?”

无名解释道:“那是因为他的肚子是一个独立的三维空间,如果可以,他甚至可以把整个森林给吞了。”

“原来小叽叽这么厉害,那它之前还装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无名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小叽叽虽然强大,但是他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速度太慢了。要想吞噬类似天灵虎这种强大的灵兽必须离得非常近才行,而且高阶灵兽的感知是非常灵敏的。如果感受到危险早就溜之大吉了。所以小叽叽只能压制自己的气息,使其变成幼年时期,毕竟成年的小叽叽对许多灵兽来说都是个巨大的威胁,但幼年的小叽叽对其他灵兽来说绝对是个大补品,比任何天材地宝都要好。所以小叽叽只要运用这点,扮猪吃老虎,守株待兔,坐享其成就行了。”

“馨儿你记住,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尽可能的保持低调,无论对手是强是弱。有时候,退步不代表屈服,而是寻找更好的机会,给敌人致命一击。你的天赋,你的容貌注定了你的路绝不会是一帆风顺。人活世上,能忍则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当然如果做得过分了,也必须要拼上自己的原则和性命去讨回。但是其中的度需要你自行掌握。”无名语重心长道。

很难想象,这番如此保守的话居然出自无名之口。

馨儿若有所思,将无名的话牢记于心。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无名道

“啊?可是时间还早啊,我还不想回去,我还没玩够呢。”馨儿嘟着嘴道。

无名抱起馨儿道 :“已经不早了,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天就要完黑了,到时候,回家更不方便了。”

馨儿大失所望:“那我可以把小叽叽带走吗?”

“不行,小叽叽被下了禁咒,自身不能离开巨灵场半步,只有吞噬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只九阶灵兽才能离开。现在它还差吞噬九百九十九只九阶灵兽才能离开。”无名道。

“连爷爷也破解不了吗?”馨儿哭丧着脸道。

无名苦笑道:“爷爷可没这本事。”

“啊,对了,我们可以搬来这里住呀,这样就可以天天和小叽叽在一起了。”馨儿说道。

无名敲敲馨儿的小脑袋:“你这小妮子,净想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更加不幸,这的死气太重,长期呆在这里对你的心境,修为大有影响,别说常驻,来都不能常来。”

馨儿大失所望,低着头,不再说话了。

无名安慰道:“好啦,馨儿若想救出小叽叽,那就努力变强吧,强到连爷爷都无法企及,连封印小叽叽的人都无法企及,这样,就能把小叽叽给救出来了。”

馨儿坚定的点了点头:“我会努力的!对了爷爷,明天你跟我讲讲关于这片大陆的事吧。”

“好!”

夕阳西下,霞光好似一块红布,染红了天空,点赤了大地,映粉了馨儿的脸庞。馨儿靠在无名身上,回头望着不断向自己挥手告别的小叽叽,不由得心中更为坚定: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将小叽叽给救出来的!一定会!

离开巨灵场,无名一路飞驰,宛如流星赶月,在空中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馨儿不知何时已睡着了,那柔美的睡姿仿佛与整个天地融为一体,又仿佛与其格格不入。

不多时,无名停了下来。俯视脚下苍生。下面是一对车队,绵延数十里,好似一条卧龙盘旋在这山间小径。

无名冷笑道:“哼!淫艳宗,真是冤家路宰,又让我碰上了。这么大的阵势,想来又是偷了什么宝贝。哦?老淫驼也在?居然这样,就一并留下吧。”说完,无名便背着馨儿猛地向下俯冲。速度之快宛如死神降临一般!

车队中央的一名老者反应最快,感受到空气中的波动,下意识问道:“谁?!”

“取你狗命的人!”

听到这话,那名老者当机立断,冲出马车大喝道:“敌袭!员警备!”

这声大喝,乃是那名老者不惜耗费元力和精神力喊出的,因为那名老者清楚的感受到来自天空的那名背着女孩的老者致命的威胁,甚至能威胁到整个车队。

一声大喝让所有人精神一震,立即摆出防御阵型。

可是一切都太晚了,老者话音未落,无名就冲到了人群里,紧接着,就是绞肉机般的屠杀!

那名老者的心顿时沉入谷底,沉声问道:“阁下到底是谁,如此赶尽杀绝,就不怕淫艳宗的报复吗?”

无名讥讽道:“老淫驼,才多久未见你居然不认得我了?至于报复,你大可试试区区淫艳宗能奈我何!”